新華社:足球需專業人做事 中國足球要符合規律

新華社記者姬燁
11日,世預賽中國男足兵敗塔什幹,進軍世界杯前景黯淡。主教練高洪波在賽後宣布辭職,中國足球又壹次陷入低谷。

同樣在11日,巴西男足客場2球小勝委內瑞拉,四連勝之後登頂世預賽南美區積分榜。從兩年前世界杯半決賽1:7不敵德國隊,到如今重回南美頭名,巴西足球正逐漸從低谷中走出來。中國和巴西的足球水平不在壹個層級,但“足球王國”的復興之路依然具有借鑒意義。
不可否認,巴西足球在世界杯的潰敗絕非“壹日之寒”,包括巴西足協腐敗、國內聯賽低迷、青訓體系固化等盤根錯節的矛盾都亟需解決,但對足球的愛永遠是巴西足球的堅強後盾。對他們來說,足球是文化,是信仰,更是生活方式。競技場上壹時的輸贏不會影響他們對足球的熱愛。
記者在2015年采訪巴甲科林蒂安俱樂部前副主席路易斯·羅森伯格、問他是否為巴西足球的未來擔心時,這位曾在2008年親自促成羅納爾多回歸巴甲的長者笑著說:“巴西足球不用愁,想要提升水平,只需生孩子即可,生下來自然就會踢了,就會有足球天才產生。”
雖是玩笑話,但這也體現出“足球王國”對於自身底蘊的絕對自信。這種自信不是信口開河,而是腳踏實地。在嬰兒床上,巴西男孩子出生後的第壹個禮物通常都會是爸爸送的足球;在貧民窟裏,破舊房屋中間壹定會有認真修繕的燈光足球場;在海灘上、街道旁,甚至屋頂上,也隨處可見奔跑的足球少年。
但即便有如此底蘊,巴西足球在過去兩年的改革中並非壹帆風順。在2015和2016年的美洲杯,他們接連在四分之壹決賽被巴拉圭淘汰出局。而在2018年俄羅斯世預賽,他們在前三輪僅獲得1勝1平1負,創造了史上最差開局。要知道,足球已融入巴西人的血液,足球場上的失敗在巴西會被無限放大。
面對國家隊糟糕戰績,巴西球迷、媒體也是怨聲載道。但與此同時,這不會影響巴西人對於足球的熱愛。多數巴西人認為“光看不練假把式”,除了看球,他們更願意將對足球的喜愛轉化為親身實踐。每天從清晨到日落,再到深夜,每個海灘,每片球場,都可以看到人們踢球的身影。更令人驚嘆的是,在這裏,無論男女老少,但凡上了球場,大都球感頗佳。由此也不難理解將生孩子和足球發展相提並論的羅森伯格。
巴西青少年比賽的數量和質量也遠超中國。中國足球首個海外青訓基地——魯能巴西體育中心的相關負責人曾經告訴記者,巴西每個州都有自己的青少年聯賽、杯賽和邀請賽。以聖保羅州為例,參賽球隊達到90支,這些賽事可以保證巴西球隊每年進行70至80場比賽。去年,為了讓俱樂部更加重視青少年比賽,巴西足協還首度設立了全國範圍的20歲以下青少年聯賽。
相比之下,中國的青少年比賽每年最多只有30場,且大都是賽會制,不利於球隊通過比賽來提升水平。此外,許多職業俱樂部的15、17和19歲以下梯隊都是掛靠在某個足球學校,這也導致參賽球隊水平參差不齊,懸殊比分在國內的青少年比賽中十分常見。
如今,面對中國男足的失利,人們應該冷靜想想,在中國,小孩踢球的多嗎?城市裏足球場多嗎?人們真正為足球付出的多嗎?
當然,對足球的愛並不能保證水平的提升,還需要輔以系統地規劃、高效地改革和堅定地執行。世界杯後,巴西更換了國家隊上至主帥下至隊醫的人選,又公布了壹攬子強化青訓和青少年聯賽擴軍的計劃,就連巴西政府也專門出臺法案,以改善俱樂部的財政狀況,振興職業足球發展。
今年6月,巴西足協決定用蒂特取代戰績不佳的鄧加,執掌巴西隊教鞭。作為曾率領巴甲科林蒂安奪得2012年南美解放者杯、世界俱樂部杯雙冠,以及2011年和2015年巴甲聯賽冠軍的教練,蒂特被看做是壹名可以將實力有限的球員捏合成壹個強大整體的教練。他沒有讓人們失望,從6月以來他執教的四場世預賽中,巴西隊收獲四連勝,壹舉躍升至南美區頭名。
現在說巴西足球重回巔峰還為時尚早,但他們濃厚的足球底蘊和斷臂求生的變革魄力,會讓他們足球的復興之路並不那麽遙不可及。
足球需要讓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切忌不按規律。改革不會壹帆風順,就連底蘊深厚的巴西足球在過去兩年也經歷動蕩。想想中國足球的後備力量,看看如今國家隊的戰績,壹窮二白的中國足球更需腳踏實地,按規律來發展,不要急功近利。